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 Q老师

    2020-05-28

    Q老师是我们单位的一个宝贝,虽然老人家没有被评上院士,可是做人做事的那种风骨,的确是完全符合我们头脑里、教科书上老科学家的形象。

    退休多年后今天再次给单位全员讲座,对自己科研的生涯、这个行业的历史作了简单的总结,尤其是对行业未来的趋势和对年轻人的教导,真是有点儿超凡脱俗的味道。

    不知道他那辆二八大杠自行车,还在不在。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未分类还 | Tags:
  • 像一个人登上了火星

    2020-05-12

    近期各种单位开始陆续全面复工,昨天因为特殊原因,只有把儿子一个人留在家里一段时间,其实他单独在家的时间也就两个小时。

    中午我回去的时候,特意在门口敲门试探了一下,看他是否会开门,从屋外听着还是差点儿冲过来开门了,但是到门口又缩了回去。等我进屋后问他感觉如何,他说:像一个人登上了火星或者更荒凉的星球,很孤单。

    将晚上的日记附上是以为记。

     

    20200511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见证历史

    2020-04-22

    据说今天茅台股价新高,中石油股价新低。

    有点儿意思。这几个月光忙着见证历史了。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未分类还 | Tags:
  • 国家统计局17日公布,初步核算,今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20650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下降6.8%。

    2020-04-17

    利空出尽

    否极泰来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未分类还 | Tags:
  • 蒜苔

    2020-04-02

    又到了家乡收获蒜苔的季节。

    这圆滚噜嘟的玩意儿我从小就不爱吃,不管是生的还是熟的,都对它没有一点儿胃口。不知道每年那么大产量的蒜苔都被什么地方的人消耗掉了。就连每年忙活这个事儿的父母也不清楚他们每年忙死忙活的收获到底进了谁的嘴里,只是听说去了南方,甚至是出口到了日本。蒜苔的价格每年差异很大,有时候不到一块钱一斤,有时候高达六七块钱一斤,旺季的时候一天的价格都会浮动很多次,早上和晚上的价格能相差好几倍。

    近些年因为粮食价格一直很低,种蒜是乡亲们一个最重要收入来源。这东西种起来十分费力气。蒜头要一粒粒的扒开当种子,国庆节前后的时节,一粒粒的栽到地里,再用塑料薄膜覆盖上,等长出芽的时候,再需要一个个的在地膜上勾出一个小洞让蒜芽钻出来。此后的打药、施肥不说,等清明节前后蒜苔出来的时候就要一根根的提出来,捆好后售卖。一两个月之后还要一颗颗的把蒜头从泥土里挖出,然后把蒜秧和蒜胡割掉,晒干的蒜头或卖或留着当来年的种子。这一茬农活才算一个周期。所有的都需要长期弯着要,手工作业,算下来一亩地好的年景也就收获一万多块钱。

    父母已经年近七十岁,看着别人每年从蒜苔、蒜头里有收获,这些年一直坚持种几亩。老娘也每年准时在国庆前回家种蒜,清明前回家收蒜苔。行情好的时候经常会电话里高兴的说自己一天赚了几千块钱,行情不好的时候也会抱怨说白白出力,这时候我都会劝他们把地承包出去,下年可不再种了,可是该播种的时候依然如故。

    前些年我对父母这种莫名其妙的坚持感觉很无奈甚至有些恼火,每年赚不了多少钱,密集的劳动对身体损伤太大。父母忙了一辈子,都是闲不住的人,可是如果真的把他们种了一辈子的地承包出去,他们好像不知道每天的日子该怎么过,没有任何成就感。只希望他们能减少规模,每年当个事儿干着吧。

    这几天父母又忙活起来了,昨天给我快递了几斤蒜苔。电话里老娘说快递费比蒜苔还贵。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留根的娘

    2020-03-23

    这是我们村里岁数最老的一个老太太了,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六,也走了。

    这几年我经常和老娘聊天的时候聊到这个老太太,印象中她一直是那个衰老的有些吓人的模样,眼睛圆圆的,红红的,像随时会扑向猎物,但是好像她这辈子的活动范围没有超过一百米,我只在她们家院子里看到过她。

    他们家姓任,在我们村里独一户,老头死的很早,她只有一个儿子小名叫留根。听听这名字,留条根。很不幸的是因为家庭贫穷,儿子岁数很大了依然是光棍,眼看这条根要断了。早些年花钱从外地更贫穷的山区买了一个媳妇,没呆多久就跑掉了。再后来不知道是从哪里捡到一个傻女子,弄到家里当媳妇。那个傻子高高大大的,不会说话,嘴里总是发出乌鲁乌鲁的怪声,她也不会干活,就呆在院子里成天乌鲁乌鲁。

    九零年的时候他们生了个男孩,总算吃百家奶长大了。可是老天爷真是连他们最卑微的努力也没有给予怜悯,随着孩子年龄越来越大,才发现这个小男孩又聋又哑。乌鲁乌鲁前几年病死了,这些年,他们家一直是村里最穷困的,更绝望的应该是看不到任何希望吧。

    之所以经常聊到这个老太太,说的最多的还是关于小哑巴的往事。

    我小的时候不爱说话,性格极其内向,见了人不管是不是认识一般都不吭声,这个老太太就一直叫我小哑巴,一直叫到我小学,而印象里,好像村里没有其他第二个叫我这个外号。后来再见到这个老太太的时候,她自己也打趣的说道:把小哑巴喊我们家里了。

    近些年每次春节回家,因为苏北农村还有磕头拜年的习俗,每年父母亲都特意叮嘱,一定要到他们家里去拜个年,一来是老太太是村里那一代人唯一还活着的,二来是我离家的这些年里他们家人经常还会向父母关心起我的情况。每年我也是鼓着勇气,跟着我哥一起走进那个院子,在老太太那双血红色的目光里战战兢兢,有时还不得不接过她那双伸出的干枯的双手。其实人倒是不坏,但是绝对不能和慈祥联系到一起。

    这些年,她那一代的老年人都离开了,反而是她,生活医疗条件最差反而一直顽强的活着,好像在等待着这个家里再能有一个什么奇迹出现。如今她终于从这卑微的日子里解脱,走向另一个世界了。活着的依然在痛苦着。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2020-03-13

    诚不我欺。

    亚洲刚刚企稳,欧洲北美又乱作一团,全球股市熔断。目测还要瘟一阵子。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未分类还 | Tags:
  • 《感恩的心》

    2020-03-08

    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

    有谁看出,我的脆弱

    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

    谁在下一刻,呼唤我

    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

    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

    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

    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

    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

    有谁看出,我的脆弱

    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

    谁在下一刻,呼唤我

    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

    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

    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

    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

    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

    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未分类还 | Tags:
  • 防疫工作进入到关键时期

    2020-03-05

    这场病毒影响了全国人民的春节,又要让全国人民错过这个春天了。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未分类还 | Tags:
  • 鼠年第三场雪

    2020-02-14

    虽然天气预报及早就做了蓝色预警有暴风雪,可是城区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雨夹雪,相较于前两场,也只能算较小的规模吧。

    新冠病毒传染的威力好像在减弱,各方面都开始在陆续恢复生产,距离全面正常的生活恢复预计还得有半个月时间。

    上班全天都要带着口罩真是憋闷的慌啊。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未分类还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