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 回乡见闻

    2019-02-13

    水木网友春节期间最爱发回乡见闻。我已经五年没有在家过年了,今年终于带着一家老小回老家过了个春节。因为自己很少出门,所以感受不多,只有一些零星的见闻。

    村子在本地是较大的自然村,以陈、张、宋姓为主,其他有李、吕、方等。自我记事起,村干部就是出自宋、陈、张这三个家族。这几年,宋家人丁渐渐稀少,陈家也不像之前那么和睦,目前村里以张家最有势力。现在村子已经禁止新建房屋,未来可能会撤村并镇,听说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一部分。

    这次回乡最大的感受还是汽车的拥有量暴涨很多,粗略估算至少三成的家庭都购置了小汽车,bba也能看得到。从车子牌照看,乡亲们还是在省内工作的居多,也有来自陕西、大连、新疆等远地的。村里的路修的都很好,虽然不宽,但是水泥路面很平整,而开车依然很考验车技,无论是行人、电动三轮车还是机动车,走的都很随意,汽车的滴滴声不绝于耳。
    在外工作的人见面聊天最多的话题还是各自工作城市的房价,一些年轻人已在居住地购房置业。这几年村里人在镇上、县里给子女置业的很多,有眼光的则在市里购置房产,这两三年已经翻倍。买了房子的人喜上眉梢,没买房的人则充满了艳羡。高铁站附近的新楼盘是绿地开发的,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据开车的司机说容积率都在4以上,很多房子终年见不到阳光,可依然一房难求,需要提前很久排号,拿钱托人才能买到。
    苏北人素来以爱喝白酒出名,好在目前这个风气有所改善。一来是开车不喝酒,二是也逐渐意识到“酒是别人的,身体是自己的”。
    过年走亲戚带的礼物追求大、多、好看,手提至少三箱礼物,以牛奶、八宝粥、饼干、火腿肠、方便面、白酒等为主。体面一点的会买大家都知道的牌子,更多的还是以小厂品牌为主。
    春节期间是村里喜事集中的时段。现在农村女孩少,一家有女百家求,彩礼也水涨船高。如果要给儿子娶媳妇,首先要有一栋新建的楼房并装修好,约15-20万;结婚时需要购买小汽车一辆,约10-20万;给女方家彩礼钱约20万;婚礼酒席费若干,所以一个儿子娶媳妇至少需要准备50万,这在农村绝对是个不小的数字了。而早年生了两三个女儿的现在则生活都很幸福,单是彩礼钱就很可观了。
    邻村出现了好几所大型养鸭场,占据了不小的农田。路过的时候很远就能闻到刺鼻的臭味,边上沟渠里的水也基本被污染。虽然水质看起来大不如以前,但是远离养鸭场的河里依然有人在钓鱼,也能看到成群的野鸟在水面游。听说夏季河道里的水会干净一些。

    这两年村里出的大学生不多,算上专科生也没有多少,这和前几年砸锅卖铁供学生读书的风气不同了。这可能有很多原因,一来是中学毕业去苏南打工也不少赚钱,二来是村里几个大学毕业的学生老大不小没有结婚对象,成为邻居茶余饭后的笑柄。上大学不再是乡亲们羡慕的事儿,他们更关心的是谁家的小子今年赚了多少钱、买了个什么车等等。反观那几个毕业生,已年近三十,虽然在南京、无锡这样的城市工作,可是靠着那点工资买房遥遥无期,如果自己无法在工作地找到合适的对象,则很难通过春节这几天的相亲来定终身。

    无论是自己曾经居住的村庄,曾经玩耍的小河边,还是曾经读书的学校,都已完全变了模样,没有一处和原来相同,找不到任何一处熟悉的地方。真正的故乡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生不生谁来定

    2018-08-17

    农村长大的八零后,提到计划生育应该是童年的一个重要关键词。即使自己没有被计划上,身边一定有亲戚邻居被计划着了。结扎、扒房、拉牛、亲戚连坐……这些荒唐闹剧都上演过。没料到,等这批八零后到了自己的生育年龄,面临一场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如果说原来的基本国策太极端,政策制定有问题,取消就好了,没想到还会走向另一个极端。

    今年春晚不知道黄宏、宋丹丹会不会再排一个小品,年纪轻轻的两口子为了躲避生孩子/生二胎,在世界各地辗转流浪,被计生人员追赶,执意要拉走在肚子里种上一个孩子。几十年了,还是没有放过女人的子宫。大部分中国人还是喜欢儿孙满堂的,可以引导、可以鼓励,靠强制这种粗暴的方式总让人感觉自己的肚子不是自己的。

    学者专家为了给鼓励生育政策吹风,也是费尽了脑细胞。近几天开始有学者专家在官媒呼吁征收生育基金,对四十岁以下的人征收,生二胎后返还奖励,不生就只有退休后才能退回。甚至还有专家呼吁征收丁克费。这样的办法我也可以脑洞一下:

    –>生育二套奖励买房打折,生育三个孩子以上奖励住房一套

    –>全国范围筛选生育最多女性并颁发“超级母亲”劳动奖章

    –>央视打造“生育101”,中国首部母亲成长节目,召集101位选手,通过任务、训练、考核实现生育任务

    –>安全套原材料涨价,进口安全套征收重额关税

    –>生孩子当成博士毕业答辩必要条件之一

    –>立法禁止堕胎行为

    –>研究男性怀孕生育技术

    –>研究类似无土栽培这样的技术,实现无需母体的人类繁殖

    终极目标就是《美丽新世界》:我们的社会到底需要多少人口,需要这些人分别从事什么岗位,全部定量计划,建立生殖中心像福特汽车一样进行流水化生产,还未出生就设置好他的基因、性格、社会层次。人人安居乐业、衣食无忧。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家乡旧事(三)

    2018-08-10

    侄子来北京过暑假,带了了家乡的一些信息。这么看起来写成旧事是不对了,应该算是记事了。

    这是两个悲惨的故事。

    (一)到处下蛋的母鸡

    这个人论起来和我是本家很近的关系,算是我堂弟吧。早些年因为家穷,娶的媳妇不是太漂亮,他总感觉没面子,就让媳妇在家带他们闺女,出门做生意都不带着一起。前几年在家承包大片农田种植树苗、果树,赚了一些钱,算是乡里比较有能力的人。男人有钱就变坏,他就把原配媳妇离了,撇下一个孩子跟着奶奶生活。自己又找了一个据说长得漂亮的女人,前几年也很快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日子看着是过下来了。最近两年因为绿化树、水果销路不顺畅,生意也基本停滞,可能日子开始过的紧巴起来,这个女人就跟着一位有钱的男人跑掉了,无影无踪,扔下了俩孩子。听说这个女人在跟我这个堂弟生活之前,在县城北边也撇下过一个女儿,这次算是第二次撇下家庭了。有点像农村养的那种傻乎乎的老母鸡,不在固定地方下蛋,随便找个地儿四处下蛋,并且下完就走了。可怜我这个堂弟的寡母,一人要拉扯三个孩子。回头看看,好像是报应啊。

    (二)打断你的腿,养你一辈子

    这个故事的主角之前提到过,男的是权杯的双胞胎儿子的其中一个,名字叫小双吧,女的就是涉嫌毒死权杯的那个儿媳妇。听说这个儿媳妇也是好吃懒做的一个主儿,也是扔下家庭跟着别的男人去鬼混,小双打听到了她的下落,带人过去把她弄回了家。说要打断她的腿,把她养在家里一辈子。再听下去发现这不是段子,是真的打断腿了,真的扔在了家里不能动……小双现在出去打工,教育自己十几岁的儿子说:“看好妈妈,不能让她往外走,不然你就没有妈妈了”。好像也算是一个报应。

    每次老家来人,都能听到一些让人唏嘘的故事,有些魔幻的像在书本里,一度让我怀疑这是我生活过的乡村吗?印象中都是很朴实的人,为什么能做出这些堪比故事会的行为呢?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老家

    2018-07-31

    明天起儿子要开始一个月的暑假了。

    这几天我偶尔问他,放假了想干什么?他有几次脱口而出:回老家。再问老家有什么好的?他会说不少老家的优点呢,比如老家有院子很宽敞,老家的油炸馓子很脆,老家的华联超市很好玩,老家的黄桃罐头很好吃,很想去罐头厂看看……还能蹦出几个小朋友的名字,说是自己的好朋友。

    他出生在北京,在老家待的日子可能一百天都没有,很难得他能有老家、故乡这个概念。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人之初性本善

    2018-04-17

    最近老娘回家,媳妇出差,我跟儿子单练了几天。

    昨晚熄灯后躺床上,儿子小声跟我讲了当天幼儿园发生的事儿。说有一个托班的小女孩,被送到了他们小A班,连鞋子都没有穿,一直在哭(把情绪失控的小孩送到隔壁班是这所幼儿园的常规做法,儿子也曾被送到小黄班……)。儿子说非常想把他书包里的挖掘机拿出来给小妹妹玩,但是又担心其它小朋友看到后也想要,都回家去闹着爸爸妈妈给他们买,于是他就没敢拿出来(幼儿园不允许自带玩具和食物)。儿子还是略有一些自责的好像。安慰鼓励了一下,释然的去睡了。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乱弹琴

    2018-03-30

    这个机构越来越胡来了,让我想起这几年,三位一把手的昏招是一招接一招。

    黄哥来了之后,要搞一个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平台,只给了一个名字:Cybe***ace,其它让你们自己去琢磨。折腾两三年后,随着黄哥的离任,无疾而终。

    李哥继任后,大张旗鼓搞了一个互联**物馆,劳民伤财耗费大量人力,做成了一个好几百兆的APP,安装量个位数,以及一段高炫酷、看不懂的视频,目前看,已然是死八成了。

    曾哥接盘后,放出豪言好搞一个互联网*******平台,不知道给谁用也不知道有何高端数据,反正是要在年中发布,好像做这个玩意的唯一动机就是要发布。

    哥们年幼无知,第一个坑里耗了两年。吃一堑长一智,第二个坑完美的避过。原以为第三个坑也能隔岸观火,谁知道被猪一样的研发队友拉下了水,看来要再次目睹和亲历一场闹剧了。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2017-11-22

    闹剧也有结束。

    他盘踞在办公桌后面的样子,他号称将自己的100多斤和24小时奉献给diang的豪言壮语。如今,音容宛在。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且看下一幕。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幼儿园带花

    2017-09-22

    儿子幼儿园老师在微信群里征集家长带一些花,让小朋友相互认识不同种类的植物。

    我想起了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年的春天,老师不知道抽了哪根筋,让每个小朋友都带一盆花去学校,那个年代农村家里谁有花啊,家长只能去现买一些盆栽带过去,比较流行的是当地俗称蝴蝶梅的一种花,正是开放的时节,并且这种花颜色各异,形状像蝴蝶。老师挑几个比较艳丽的摆放在讲台上、窗台上等等。

    当时家庭条件不太好,家里肯定不会给买花的,所以我都没跟父母提这事儿,自己在水渠的堤坝上挖了一颗二月兰,回家用一个小油漆桶灌点泥土养了起来,这样的东西显然上不了讲台、也上不了窗台,只能放在我自己的桌子上,后来就带回家自己养了起来。不过好歹算是交了差。我还怂恿同桌一个没有带花也没钱买花的同学照方抓药,让他挖了一颗野海棠交差完事。

    二月兰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好,其实是一种广泛分布在华北地区的野草。每年春天开花,蓝色为主,成片成片的开花,也倒是挺好看。我也是读了大学之后才知道它叫二月兰,在北京的郊区到处可见,远远看去有点像薰衣草。

    野海棠,也是当地的俗称,其实就是吃完的苹果或者杏核扔在泥土里,刚刚发芽长出来的小苗儿,我小的时候经常将这种苗儿挖回来种在自己的园子里,希望长大后通过嫁接培育出一些奇特的果树,不过好像它们从没有活过太长时间就死掉了,所以果树育苗还真是个技术活儿。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为什么我一直没发财

    2017-09-13

    最近比特币疯狂的火热,让我开始思索这个问题。

    在身边的人里,我关注比特币算是比较早的。印象中刚开始知道有这么个东西大概国内很少人在玩,国外的价格也不过几美元一个。后来在人民币大概200块左右的时候,我和几个同事正好有一个项目赚了八万块钱,大家吃饭的时候说太少不值得分赃,把钱放在哪里比较好,我当时建议全部买成比特币,可是其他三个人有两位嗤之以鼻,一位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就此作罢。讽刺的是,当年的这三位里目前一位正在挖矿、一位到处讲区块链的故事。可是我从始至终也没有真正的参与进去,看着现在三万块一个币的价格,真是有些后悔,号称未来能冲击到30万一个币,当前这个价位让人上车也不是,不上又怕再次后悔。

    最近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为什么当年看中的机会不敢杀进去?那个时候正是我最应该冒险的时期,即使赔光了也还有机会扳回来,不像现在拖家带口总是有顾虑的。归根到底还是自己的性格里冒险基因太少。

    不管是投资还是投机,有两类人应该是有机会赚到钱的,一种是赌徒,敢于在机会冒头的时候allin一把,另一种是老练的玩家,形成了自己独一无二的交易风格,知道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退。前一类玩法适合年轻一些的人,后一类做法适合慢热且能坐得住、耐得了寂寞的人。

    反观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敢于allin一把,到目前也没有自己的投资体系,炒股买房都是随大流,难怪一直发不了财嘛。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花生进入幼儿园的第一周

    2017-09-09
    Day1 懵懵懂懂被送进幼儿园,老师说期间痛哭了两次,不愿意吃饭,拒绝睡觉。全家人都在担心中度过,奶奶期间去幼儿园周边转了一圈想偷偷看看情况没有看见。下午我早下班去接遇到堵车,路边停车狂奔过去差两分钟就没赶上第一波。接到的时候他很兴奋,发一只冰激凌奖励。回到家奖励了电动轨道车玩具,一晚上都在折腾玩,情绪还算稳定。
    Day2 要求全家人一起送去幼儿园,下楼的时候还能唱歌去学校,最终也只能在撕心裂肺的哭喊中被老师抱进教室,拒绝午睡,但是放学的时候说自己吃了包子、喝了酸奶,看到老师发的视频外教带着玩的时候还很配合。晚上在沙发上玩轨道车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句:终于回家了。奶奶差点儿泪奔。
    Day3 早上在家开始委屈的说“不想去幼儿园,到了幼儿园就想哭”。全家决定由他最不依赖的我来独自送园,一路上各种情绪安抚、教他跟老师做任务,加上发了几粒M豆。路上情绪很好,进了班级门口就开始撇嘴委屈要哭,被老师带进去吃早饭,我在门外偷瞟了一眼在委屈的撇着嘴吃包子。中间老师发的照片和视频来看还算很开心,也能抱着自己的维尼小熊躺床上了,晚上接回来在楼下骑滑板车撒欢了一会情绪还不错。
    Day4 早上依然是我独自送园,在教室门口哭着不愿意进去,说一进幼儿园就想妈妈。好言好语安抚四五分钟,说让我带滑板车早点来接他,就自己进去搬着小椅子吃早饭去了。到单位的时候收到老师发的加餐、玩积木照片,看起来还不错。中午老师发照片在床上躺下来闭着眼睛,后来终于成为班里最后一个睡着的人。晚上情绪非常好,还念叨幼儿园有很多好玩具,问还能不能去幼儿园玩,我们都很欣慰。
    Day5 原来昨晚说的话是闹着玩的。依然不想去幼儿园。到门口依然委屈的掉眼泪,说在幼儿园很无聊,好言好语安抚好送进去,答应今天下午由妈妈带着滑板车和高级棒棒糖来接。听后面送小孩的家长说在里面大哭呢。不过看早饭的照片已经恢复正常了,中午的时候又传来喜讯:及早就睡着了。不是最后一波睡着的,又进步不少。
    周末开启疗伤模式,残酷的成长过程,人生必经的一步。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