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 家乡旧事(三)

    2018-08-10

    侄子来北京过暑假,带了了家乡的一些信息。这么看起来写成旧事是不对了,应该算是记事了。

    这是两个悲惨的故事。

    (一)到处下蛋的母鸡

    这个人论起来和我是本家很近的关系,算是我堂弟吧。早些年因为家穷,娶的媳妇不是太漂亮,他总感觉没面子,就让媳妇在家带他们闺女,出门做生意都不带着一起。前几年在家承包大片农田种植树苗、果树,赚了一些钱,算是乡里比较有能力的人。男人有钱就变坏,他就把原配媳妇离了,撇下一个孩子跟着奶奶生活。自己又找了一个据说长得漂亮的女人,前几年也很快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日子看着是过下来了。最近两年因为绿化树、水果销路不顺畅,生意也基本停滞,可能日子开始过的紧巴起来,这个女人就跟着一位有钱的男人跑掉了,无影无踪,扔下了俩孩子。听说这个女人在跟我这个堂弟生活之前,在县城北边也撇下过一个女儿,这次算是第二次撇下家庭了。有点像农村养的那种傻乎乎的老母鸡,不在固定地方下蛋,随便找个地儿四处下蛋,并且下完就走了。可怜我这个堂弟的寡母,一人要拉扯三个孩子。回头看看,好像是报应啊。

    (二)打断你的腿,养你一辈子

    这个故事的主角之前提到过,男的是权杯的双胞胎儿子的其中一个,名字叫小双吧,女的就是涉嫌毒死权杯的那个儿媳妇。听说这个儿媳妇也是好吃懒做的一个主儿,也是扔下家庭跟着别的男人去鬼混,小双打听到了她的下落,带人过去把她弄回了家。说要打断她的腿,把她养在家里一辈子。再听下去发现这不是段子,是真的打断腿了,真的扔在了家里不能动……小双现在出去打工,教育自己十几岁的儿子说:“看好妈妈,不能让她往外走,不然你就没有妈妈了”。好像也算是一个报应。

    每次老家来人,都能听到一些让人唏嘘的故事,有些魔幻的像在书本里,一度让我怀疑这是我生活过的乡村吗?印象中都是很朴实的人,为什么能做出这些堪比故事会的行为呢?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老家

    2018-07-31

    明天起儿子要开始一个月的暑假了。

    这几天我偶尔问他,放假了想干什么?他有几次脱口而出:回老家。再问老家有什么好的?他会说不少老家的优点呢,比如老家有院子很宽敞,老家的油炸馓子很脆,老家的华联超市很好玩,老家的黄桃罐头很好吃,很想去罐头厂看看……还能蹦出几个小朋友的名字,说是自己的好朋友。

    他出生在北京,在老家待的日子可能一百天都没有,很难得他能有老家、故乡这个概念。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人之初性本善

    2018-04-17

    最近老娘回家,媳妇出差,我跟儿子单练了几天。

    昨晚熄灯后躺床上,儿子小声跟我讲了当天幼儿园发生的事儿。说有一个托班的小女孩,被送到了他们小A班,连鞋子都没有穿,一直在哭(把情绪失控的小孩送到隔壁班是这所幼儿园的常规做法,儿子也曾被送到小黄班……)。儿子说非常想把他书包里的挖掘机拿出来给小妹妹玩,但是又担心其它小朋友看到后也想要,都回家去闹着爸爸妈妈给他们买,于是他就没敢拿出来(幼儿园不允许自带玩具和食物)。儿子还是略有一些自责的好像。安慰鼓励了一下,释然的去睡了。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乱弹琴

    2018-03-30

    这个机构越来越胡来了,让我想起这几年,三位一把手的昏招是一招接一招。

    黄哥来了之后,要搞一个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平台,只给了一个名字:Cybe***ace,其它让你们自己去琢磨。折腾两三年后,随着黄哥的离任,无疾而终。

    李哥继任后,大张旗鼓搞了一个互联**物馆,劳民伤财耗费大量人力,做成了一个好几百兆的APP,安装量个位数,以及一段高炫酷、看不懂的视频,目前看,已然是死八成了。

    曾哥接盘后,放出豪言好搞一个互联网*******平台,不知道给谁用也不知道有何高端数据,反正是要在年中发布,好像做这个玩意的唯一动机就是要发布。

    哥们年幼无知,第一个坑里耗了两年。吃一堑长一智,第二个坑完美的避过。原以为第三个坑也能隔岸观火,谁知道被猪一样的研发队友拉下了水,看来要再次目睹和亲历一场闹剧了。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2017-11-22

    闹剧也有结束。

    他盘踞在办公桌后面的样子,他号称将自己的100多斤和24小时奉献给diang的豪言壮语。如今,音容宛在。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且看下一幕。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幼儿园带花

    2017-09-22

    儿子幼儿园老师在微信群里征集家长带一些花,让小朋友相互认识不同种类的植物。

    我想起了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年的春天,老师不知道抽了哪根筋,让每个小朋友都带一盆花去学校,那个年代农村家里谁有花啊,家长只能去现买一些盆栽带过去,比较流行的是当地俗称蝴蝶梅的一种花,正是开放的时节,并且这种花颜色各异,形状像蝴蝶。老师挑几个比较艳丽的摆放在讲台上、窗台上等等。

    当时家庭条件不太好,家里肯定不会给买花的,所以我都没跟父母提这事儿,自己在水渠的堤坝上挖了一颗二月兰,回家用一个小油漆桶灌点泥土养了起来,这样的东西显然上不了讲台、也上不了窗台,只能放在我自己的桌子上,后来就带回家自己养了起来。不过好歹算是交了差。我还怂恿同桌一个没有带花也没钱买花的同学照方抓药,让他挖了一颗野海棠交差完事。

    二月兰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好,其实是一种广泛分布在华北地区的野草。每年春天开花,蓝色为主,成片成片的开花,也倒是挺好看。我也是读了大学之后才知道它叫二月兰,在北京的郊区到处可见,远远看去有点像薰衣草。

    野海棠,也是当地的俗称,其实就是吃完的苹果或者杏核扔在泥土里,刚刚发芽长出来的小苗儿,我小的时候经常将这种苗儿挖回来种在自己的园子里,希望长大后通过嫁接培育出一些奇特的果树,不过好像它们从没有活过太长时间就死掉了,所以果树育苗还真是个技术活儿。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为什么我一直没发财

    2017-09-13

    最近比特币疯狂的火热,让我开始思索这个问题。

    在身边的人里,我关注比特币算是比较早的。印象中刚开始知道有这么个东西大概国内很少人在玩,国外的价格也不过几美元一个。后来在人民币大概200块左右的时候,我和几个同事正好有一个项目赚了八万块钱,大家吃饭的时候说太少不值得分赃,把钱放在哪里比较好,我当时建议全部买成比特币,可是其他三个人有两位嗤之以鼻,一位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就此作罢。讽刺的是,当年的这三位里目前一位正在挖矿、一位到处讲区块链的故事。可是我从始至终也没有真正的参与进去,看着现在三万块一个币的价格,真是有些后悔,号称未来能冲击到30万一个币,当前这个价位让人上车也不是,不上又怕再次后悔。

    最近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为什么当年看中的机会不敢杀进去?那个时候正是我最应该冒险的时期,即使赔光了也还有机会扳回来,不像现在拖家带口总是有顾虑的。归根到底还是自己的性格里冒险基因太少。

    不管是投资还是投机,有两类人应该是有机会赚到钱的,一种是赌徒,敢于在机会冒头的时候allin一把,另一种是老练的玩家,形成了自己独一无二的交易风格,知道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退。前一类玩法适合年轻一些的人,后一类做法适合慢热且能坐得住、耐得了寂寞的人。

    反观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敢于allin一把,到目前也没有自己的投资体系,炒股买房都是随大流,难怪一直发不了财嘛。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花生进入幼儿园的第一周

    2017-09-09
    Day1 懵懵懂懂被送进幼儿园,老师说期间痛哭了两次,不愿意吃饭,拒绝睡觉。全家人都在担心中度过,奶奶期间去幼儿园周边转了一圈想偷偷看看情况没有看见。下午我早下班去接遇到堵车,路边停车狂奔过去差两分钟就没赶上第一波。接到的时候他很兴奋,发一只冰激凌奖励。回到家奖励了电动轨道车玩具,一晚上都在折腾玩,情绪还算稳定。
    Day2 要求全家人一起送去幼儿园,下楼的时候还能唱歌去学校,最终也只能在撕心裂肺的哭喊中被老师抱进教室,拒绝午睡,但是放学的时候说自己吃了包子、喝了酸奶,看到老师发的视频外教带着玩的时候还很配合。晚上在沙发上玩轨道车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句:终于回家了。奶奶差点儿泪奔。
    Day3 早上在家开始委屈的说“不想去幼儿园,到了幼儿园就想哭”。全家决定由他最不依赖的我来独自送园,一路上各种情绪安抚、教他跟老师做任务,加上发了几粒M豆。路上情绪很好,进了班级门口就开始撇嘴委屈要哭,被老师带进去吃早饭,我在门外偷瞟了一眼在委屈的撇着嘴吃包子。中间老师发的照片和视频来看还算很开心,也能抱着自己的维尼小熊躺床上了,晚上接回来在楼下骑滑板车撒欢了一会情绪还不错。
    Day4 早上依然是我独自送园,在教室门口哭着不愿意进去,说一进幼儿园就想妈妈。好言好语安抚四五分钟,说让我带滑板车早点来接他,就自己进去搬着小椅子吃早饭去了。到单位的时候收到老师发的加餐、玩积木照片,看起来还不错。中午老师发照片在床上躺下来闭着眼睛,后来终于成为班里最后一个睡着的人。晚上情绪非常好,还念叨幼儿园有很多好玩具,问还能不能去幼儿园玩,我们都很欣慰。
    Day5 原来昨晚说的话是闹着玩的。依然不想去幼儿园。到门口依然委屈的掉眼泪,说在幼儿园很无聊,好言好语安抚好送进去,答应今天下午由妈妈带着滑板车和高级棒棒糖来接。听后面送小孩的家长说在里面大哭呢。不过看早饭的照片已经恢复正常了,中午的时候又传来喜讯:及早就睡着了。不是最后一波睡着的,又进步不少。
    周末开启疗伤模式,残酷的成长过程,人生必经的一步。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家乡旧事(二)

    2016-10-19
    前天晚上和老妈闲聊,得知老爹正在老家帮邻居料理着两件白事,两个年过八十的老太太前后脚去世了,说起两个人这一辈子所过的日子,让人唏嘘。
    权杯的娘
    两个儿子,权杯、玉杯。听我妈说他们早些年家境还算殷实的,他老头是做会计的,很有头脸的人,但是在我刚记事的时候就去世了。好在两个儿子都已经结婚、生子,家庭人烟还是兴旺的。权杯是老大,命运多舛。有一年农忙的时候,因为学校老师也要忙活田里的活,学校下午放假半天,我们都背着书包回家,半下午的时候突然所有的家长都从田里跑了回来,说是有个小孩去河里游泳淹死了,但是没有人确切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在确认不是自己家孩子出事后,都松了一口气,我记得我老爹和我大爷都去了出事的河边,那里聚集了全村子的男人、女人、孩子,会游泳的男人全部光着膀子在河里摸索打捞溺水的小孩,还有人用撒网一网一网的撒下去、拉上来,打捞持续了很长时间,我记得太阳都快下去、黄昏的时候,河里一个人大喊一声:“我踩着了!”然后就惊恐的蹦出了河面,有人用网朝他之前站的位置扫网捞了出来,是权杯家的小三,那是应该也就十岁左右吧,应该是一个猛子扎下去被水草缠住了,鼻子里嘴里都是黑色的渍泥,权杯抱着大喊了一声名字,没有泪的哭嚎着。这时天已经比较晚,我和其它的小伙伴一起往回走,恰好路过权杯家的门口,看到了权杯的娘,正颠着小脚、哆哆嗦嗦的走过,她应该是刚刚知道溺水的是她孙子,擦身过去的时候我还记得她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动着,念叨着不知道什么。我对那天下午的印象太深刻了。一年后,孩子的妈妈不知所踪,将一对十几岁的双胞胎儿子都扔给了权杯。前些年,权杯得了老年痴呆,两个儿子外出打工,吃喝拉撒无人照料,据说儿媳经常辱骂,吃不饱穿不暖的。甚至因为嫌弃他脏,在院子外面垒了一个像是猪圈的窝棚,将权杯关在了里面,偶尔放点吃的进去,前年终于去世了。据村里人说,死的时候嘴角吐白沫,都传言是被其中一个儿媳毒死的。权杯的娘在这些年里,送走了自己的丈夫,送走了自己的孙子,送走了自己的儿子,终于,也解脱了。
    北党的娘
    这也是一个孤儿寡母的人生。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远嫁他乡,三个儿子分别叫高升、北京、北党,这名字可真是吉利又忠诚,生活可就完全相反了。老头去世的早,只有老大高升通过换亲的形式找到了媳妇,很多人应该不知道换亲,就是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同样有女儿的人家,让自己的儿子娶了那家的女儿。高升的这个换亲更复杂一些,涉及到三家人的换亲,是个三角亲,体会一下吧。老大结婚后多年未能生育,老二、老三一直光棍,也算是孤儿寡母了。早些年为了传宗接代,高升两口子抱养了一个女孩,养到四五岁的时候,突然又生了个儿子,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辗转多年,花了一笔钱从“人贩子”(严格意义应该不算人贩子,是自愿从山里出来的,但是也的确给了带路人一些钱)那里买了一个四川来的媳妇,虽然说话不太容易懂,但是勤快,且很快就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只有老三,因为家底实在是干了,一直光着。其实老三是最机灵、乐观的一个,和我哥年龄差不多,喜欢吹笛子,经常在家用音响放歌。一直到前几年,有个过家女嫁给了北党,听说去年孩子也生了。至此,老太太一生也算是功德圆满可以打完收工含饴弄孙了。可是眼睛瞎了,没法独自生活,只能在三个儿子家轮转。听说兄弟三个不是太和睦,因为老太太的养老问题,屡次吵架。
    这两位老太太,都是很艰辛的过了一辈子,好像一辈子都没出过那个村子,几十年就那么过去了。最后老妈说了一句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人啊,吃不完的苦,受不完的罪。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花生语录(一)

    2015-10-28

    写在花生一岁九个月整。

    “天黑  不能出去玩  有坏人”

    “下雨  不怕  爸爸妈妈在”

    “爸爸/妈妈出差   坐飞机   呜呜呜~~(模拟飞行声音)”

    坐地铁的时候:“列车到站  下车”

    看到路边菜摊的时候:“一块钱一堆”,有次在国子监孔庙看到人家一盘盘的贡果居然大声嚷嚷“一块钱一堆一块钱一堆”,赶紧把他提溜走……

    偶尔他自己或别人打个喷嚏的时候:“肚肚疼/感冒   河马医生   吃药”

    脾气也不小,偶尔惹他不开心就会一连串的:“不吃!”、“不去!”、“不玩!”……很坚决。

    心情好的时候会念诗:“鹅~~鹅~~鹅~~”,后面几句需要提醒首字。不高兴就大喊:“不念!不念!”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