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 吃饱的时候才能把字写好看

    2013-04-24

    四川雅安地震。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逝去的日子

    2013-02-09

    农历龙年的最后一天。凌晨三点被借宿家里的同学吵醒,就再没有睡着。起来在网上看看帖子,塞上耳机听听音乐。百度随机播放,跳出了BEYOND-逝去的日子。真尼玛应景。

    如果说去年我还站在而立之年的门槛上,现在我真的是在这里站稳了。

    男人到了三十岁,和肚子膨大这个身体变化相比,时间的流逝速度更有危机感。太多太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去做,想学的东西没有去学。年少时内心牛逼的理想已经濒临消亡,开始用“这世界绝大多数人都是平庸的自己只是其中一个”这样的想法自慰。

    自怨自艾无病呻吟的人最可耻,心甘情愿接受平庸的人最卑贱。其实我不喜欢逝去的日子,更喜欢BEYOND的无悔这一生。

    ……没有泪光风里劲闯
    怀着心中新希望
    能冲一次 多一次 不息自强
    没有泪光风里劲闯
    重植根于小岛岸
    如天可变风可转
    不息自强……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那些新年致词再也不会有了——《南方周末》

    2013-01-04

    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给我们推荐了南方周末,那是在1997年,基本上每周五下午最开心的就是将生活费里节省的1.5元买一份南方周末,用两天的时间读完。买不起太多的书,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更没有网络,甚至学校的电视也是一周只开一次,在小县城里过着几乎封闭的日子,南方周末是我接触外面大千世界的唯一途径。

    那几年全世界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千禧年而欢呼而又惶恐、无所适从而又无限憧憬。那时我不知道互联网是个什么东西,可是我已经知道千年虫。那时我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做什么,可是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的人。

    后来我才得知那几年是南方周末的巅峰时刻,1999年新年贺词《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以及主编寄语《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是上个世纪最动人的一笔。那份报纸依然存放在我老家的书桌里。后来读大学直到工作,生活忙碌着丰富着,接触到了互联网,基本不再看报,但是一直关注南方周末的变迁。那几年南方周末对我的三观还是有很大的影响,现在读的很多书很多还是那时在南方周末上记住的几个名字,现在经常上的网也有几个是在南方周末上记住的网址,我内心将自己标榜成一个自由主义者、期待真善美,多少与那时埋下的种子有关。

    2013年新年第一天上班,通过微博了解到本年度的新年致辞被广东宣传部改了,改成了伟光正致辞。这也不是南方周末第一次被强奸了。不过在十八大之后,2013年刚开年,就遇到南方周末、炎黄春秋相继被使劲强暴,不是个好现象。传统媒体一直被党政机关当作思想的前沿阵地,真不知道他们在这个前沿阵地跟什么样的敌人在斗争,这些媒体的读者可都是人民。

    审查、管控、封锁、备案,这一系列陈旧迂腐的管理手段,一直是对传统媒体阉割的利器,好在人们在二十一世纪将互联网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如今大多数人获取信息、知识的途径更多元化,陈旧的监管手段不再那么锋利,虽然也屡遭猥亵,但是彻底的强奸已不可能,大势所趋势不可挡。粗暴野蛮的管控可以将南方周末这样的媒体干死一百次,却无法扼杀人们内心的种子,因为每个人都是一个媒体,阳光无处不在。

    那些新年致词再也不会有了,但他永远埋在你我心里。

    祝愿阳光打在所有人的脸上。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高兴不等于幸福

    2012-10-15

    董倩:您幸福吗?

    莫言:我不知道。

    董倩:绝大多数人觉得您这个时候应该高兴,应该幸福。

    莫言:幸福就是什么都不想,一切都放下,身体健康,精神没有任何压力才幸福。我现在压力很大,忧虑忡忡,能幸福吗。但是我要说我不幸福,你就会说太装了吧,刚得了诺贝尔奖还不幸福。

    董倩:你现在最期待的状态是什么?

    莫言:结束本次访谈。

    ==================================================

    CCTV这个月不知怎么,满大街逮谁问谁“你幸福吗?”,被参访的人回答五花八门,有答非所问者,有装聋作哑者,有玩笑置之者。抛开央视这么无聊的行为,单就是否幸福这个问题,我比较喜欢莫言的回答。

    央视记者大概混淆了“高兴”和“幸福”的概念。什么是幸福?幸福应该是一种自己满意舒服的持续的生活状态。而高兴则往往是由于发生了某些事情而使得自己兴奋、愉快。

    毫无疑问,刚获得诺贝尔奖的莫言应该是很高兴的。作为一个作家,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还说自己不高兴,那真的是太装了。可到底是否幸福,只有莫言自己知道。每个人的生活状态,只有他自己才能感受到,并不是因为得了奖大家就认为他应该是幸福的。

    幸福是因人而异的生活态度,不会因为挣钱越来越多、房子越来越大、车子越来越小自然增长,虽然这些东西会让人高兴。

    如何才能得到幸福?诺奖得主已经说的很清楚“结束本次访谈”。不被别人打扰的生活是幸福的,所以别再满大街问别“你丫幸福吗”。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看到孕妇没有被让座想到的

    2012-09-25

    昨晚从地铁站到家门口的公交车,很挤。我们小区很大,大部分从地铁出口上车的人,都是住在小区的。车程不远,大概15分钟的样子。

    人们一拥而上,我被挤到了车厢的后部,身边站着一个孕妇(孕护服,大肚子)。我们面前是三排两人座,被六个人抢先坐着了,两个男的四个女的。目测都在25-35岁左右,不像有孕妇(没有孕护服,没有大肚子)。因为站着,我可以俯视每个人的表情和行为,我可以断定所有人都已经看到了孕妇,所有人的眼光都在她身上停了几秒然后瞬间移走,低头,看着各自的手机屏幕。

    郊区的公交车司机比较猛,晃动的厉害。那个孕妇晃荡了几次,抓着面前的座椅靠背。她身后另一个站着的小伙说你这么太危险。于是我们都往里挤了挤,让她远离车门那个台阶。一只手抓着一个座椅靠背,站在一个坐着的小伙面前。那个男人抬头看了一眼,开始低头玩弄手机,打电话给他老婆说要到家了。我看到他手机屏幕上,有他儿子的照片。

    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我心里很堵得慌,我想跟他说:你也是有孩子的人了,这样一个孕妇站在你面前,你坐得住吗?憋了几次我没有说,因为我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也许他会向我挥动他的老拳,甚至从兜里掏出一把什么东西也说不定。

    我们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人的道德底线已经沦落到何种地步?!

    老年人在高峰时间挤公交地铁,我们责怪他们瞎凑热闹,不会挑时候。孕妇挤公交地铁,我们责怪他们瞎凑热闹,我们责怪他们为什么不打车?为什么不买车?为什么不在家呆着?且不说什么社会美德,单就是做为人这一动物的基本素养,我们已经慢慢丧失掉,甚至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羞辱感。

    也许随着时间和环境的熏染,有一天我也会变成那样,昨天想到这里我感觉很不舒服。我不希望成为那样的行尸走肉,我不希望老婆怀孕时受这样的罪,我更不希望自己的后代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

    买车,远离这样的人群。

    买好一点小区的房子,远离这样的人群。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实体书店的消亡

    2012-06-29

    互联网不再是一个聊聊天、顶顶贴的娱乐工具,电商的繁荣反映了现代人对网购的需求。网络购书尤其如此。早几年都是通过China-pub购买图书,现在京东、当当时不时的PK一下,价格相当诱人,同样的一本书籍便宜好几块甚至十几块钱,普通老百姓当然都选择网购。

    今年6月份几家电商在图书市场的竞技,把实体书店彻底逼近死胡同。网上很多人发文字,为实体书店抱不平,还看到马未都提倡通过税收的政策延缓实体书店的消亡速度。

    高中的时候,我们那个小县城有一个叫方缘书社的地方,卖各种正版书籍、CD、文具等,我们周末都喜欢去那里逛逛,是小县城里看起来最干净整齐有文化的地方。店主是个女的,十分漂亮,十分温柔,是我们当年每个高中生心中的女神。店里经常放一些陈慧娴的歌曲,红茶馆啊,千千阙歌什么的。店里人并不多,十分安静,站在书架前一本一本的书脊很整齐,抽出一本翻看几页,原样放回也不会惹得店主不满。印象里那时的书都是按书后背上的原价出售,对我们高中生来说很贵,我只有在高考完那一年暑假买了两本小说,一本书白鹿原,一本书尘埃落定。

    记得1999年和2000年交接的时候,那一期的南方周末卖的很快,我跑遍学校周边所有的小卖部、报刊亭都没有买到,感觉很失落。后来走到方缘书社的时候,居然还有三份在卖。沉甸甸的一期南方周末,现在还大约记得主编亲自题诗:阳光洒在你的身上,温暖留在我们心里……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曾经我的梦想就是能开一家自己的这样的书店。放着喜欢听的音乐,接待着喜欢读书的人。

    现在实体书店已经逐渐要淡出舞台,寄托着美好回忆的东西逐渐流失,总会让人略有伤感,但是我们也要看到随着生活方式的转变,购买书籍的途径和手段更加便捷,也无需为实体书店的退出唏嘘不已。总是要有变化的。

    其实人们怀念的是那段美好的日子,而实体书店只是这些美好日子的一个依附物而已。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高考

    2012-06-06

    明日高考。已经成为牵动亿万人心的一件事,无论你家里有没有考生,多少都会有一点影响,装修要停停,交通要让让……

    这是世界上最公平的考试,这是世界上最不公的考试。

    考生面对的是同样的试卷,在同样的时间,使用毕生绝学,使出十八般武艺,解答相同的难题。根据考分择优录取,看起来实在是太公平了。可是,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均衡,录取资格的地域、民族倾向性,都让这场竞赛丧失公允。不是责怪教育部门。因为,没有任何人能提出更完美的解决方案,的确是这样,在没有最好的解决方案前,也许这就是最好的。

    俗一下:祝愿考生发挥正常,心态淡定,考出好成绩,进入好大学。

    高考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闷声发大财的道理——蚊子要学习

    2012-06-04

    昨晚被一只蚊子折腾了很久睡不着。开灯,他就消失了,刚关灯,他就在你耳边嗡嗡嗡的挑衅着飞来飞去。本来我都将腿放被子外边,心想反正就这一只,喂饱你得了,可这不知好歹的蚊子非要在耳边飞来飞去。用电蚊拍扫了几遍也没将他拍死。眼看已经凌晨一点了,只好起床插上蚊香,整个世界清静了。。。

    早上的时候就想,这倒霉蚊子,喝点血就喝点吧,瞎嗡嗡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来吸血似的。

    这年头,干点什么都讲究低调,要闷声发大财。这点,我们的父辈都是学习的很到位,可能跟早年的生活阅历有关,知道才不外露的道理。而现在的富二代、官二代,就好象蚊子一样,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就别出来炫耀、别挑衅我们P民了吧。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嗡嗡地飞来飞去的苍蝇、蚊子,往往能预示着他背后藏着肮脏的东西,这嗡嗡声往往就是他的后台靠山葬礼上的礼炮。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小麦

    2012-05-28

    在水木贴图版面看到网友发的小麦图片,感觉好亲切。在家上学的时候,这个季节,每天都要穿过很大一片的麦田。农村窄窄的,高低不平的泥土小路,在齐腰的麦田之间穿过。青青的麦苗散发出来的略微发甜的清香,我闭上眼睛好像又能闻到一样。

    那时我们打打闹闹的穿过起伏的麦地,偶尔伸手拽下几个麦穗,放在手里轻轻搓搓,就会有胖胖的、绿绿的麦粒滚出来,放到嘴里嚼起来一股甜香。也可以生一堆火,抓起一把麦子放到火上稍微烤一下,将麦芒烧掉、麦皮烧焦,里面嫩嫩的麦粒就会散发出另一种香气,略有烧烤味道,又有甜甜的白色的汁水,那一定是麦粒最好吃的一种状态。

    在城里上高中的时候,春天已经见不到绿油油的麦田了。记得有个周末,我跟同宿舍的Bear骑车到郊区,就像放风一样,微风拂面,麦浪起伏。印象中,那是最后一次走进麦地,最后一次吃到嫩嫩的小麦了。

    像这样的麦地,我已经十多年没有见到过了。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 不是故事是真事——“嗯,换面条吃~~”

    2012-05-22

    这事是真的。发生在我老婆的同事的同学家里。

    说这家的公公生活十分简朴,十分节俭,到了抠门的地步。经常会从路边拣塑料瓶子回家卖钱。把小孩也带的很与众不同。

    在外边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的时候,会把空的矿泉水瓶子拿回家,还说“嗯,换面条吃~~”。我一想到这奶声奶气的样子,就乐翻了 哈哈哈哈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