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蒜苔

2020-04-02

又到了家乡收获蒜苔的季节。

这圆滚噜嘟的玩意儿我从小就不爱吃,不管是生的还是熟的,都对它没有一点儿胃口。不知道每年那么大产量的蒜苔都被什么地方的人消耗掉了。就连每年忙活这个事儿的父母也不清楚他们每年忙死忙活的收获到底进了谁的嘴里,只是听说去了南方,甚至是出口到了日本。蒜苔的价格每年差异很大,有时候不到一块钱一斤,有时候高达六七块钱一斤,旺季的时候一天的价格都会浮动很多次,早上和晚上的价格能相差好几倍。

近些年因为粮食价格一直很低,种蒜是乡亲们一个最重要收入来源。这东西种起来十分费力气。蒜头要一粒粒的扒开当种子,国庆节前后的时节,一粒粒的栽到地里,再用塑料薄膜覆盖上,等长出芽的时候,再需要一个个的在地膜上勾出一个小洞让蒜芽钻出来。此后的打药、施肥不说,等清明节前后蒜苔出来的时候就要一根根的提出来,捆好后售卖。一两个月之后还要一颗颗的把蒜头从泥土里挖出,然后把蒜秧和蒜胡割掉,晒干的蒜头或卖或留着当来年的种子。这一茬农活才算一个周期。所有的都需要长期弯着要,手工作业,算下来一亩地好的年景也就收获一万多块钱。

父母已经年近七十岁,看着别人每年从蒜苔、蒜头里有收获,这些年一直坚持种几亩。老娘也每年准时在国庆前回家种蒜,清明前回家收蒜苔。行情好的时候经常会电话里高兴的说自己一天赚了几千块钱,行情不好的时候也会抱怨说白白出力,这时候我都会劝他们把地承包出去,下年可不再种了,可是该播种的时候依然如故。

前些年我对父母这种莫名其妙的坚持感觉很无奈甚至有些恼火,每年赚不了多少钱,密集的劳动对身体损伤太大。父母忙了一辈子,都是闲不住的人,可是如果真的把他们种了一辈子的地承包出去,他们好像不知道每天的日子该怎么过,没有任何成就感。只希望他们能减少规模,每年当个事儿干着吧。

这几天父母又忙活起来了,昨天给我快递了几斤蒜苔。电话里老娘说快递费比蒜苔还贵。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