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留根的娘

2020-03-23

这是我们村里岁数最老的一个老太太了,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六,也走了。

这几年我经常和老娘聊天的时候聊到这个老太太,印象中她一直是那个衰老的有些吓人的模样,眼睛圆圆的,红红的,像随时会扑向猎物,但是好像她这辈子的活动范围没有超过一百米,我只在她们家院子里看到过她。

他们家姓任,在我们村里独一户,老头死的很早,她只有一个儿子小名叫留根。听听这名字,留条根。很不幸的是因为家庭贫穷,儿子岁数很大了依然是光棍,眼看这条根要断了。早些年花钱从外地更贫穷的山区买了一个媳妇,没呆多久就跑掉了。再后来不知道是从哪里捡到一个傻女子,弄到家里当媳妇。那个傻子高高大大的,不会说话,嘴里总是发出乌鲁乌鲁的怪声,她也不会干活,就呆在院子里成天乌鲁乌鲁。

九零年的时候他们生了个男孩,总算吃百家奶长大了。可是老天爷真是连他们最卑微的努力也没有给予怜悯,随着孩子年龄越来越大,才发现这个小男孩又聋又哑。乌鲁乌鲁前几年病死了,这些年,他们家一直是村里最穷困的,更绝望的应该是看不到任何希望吧。

之所以经常聊到这个老太太,说的最多的还是关于小哑巴的往事。

我小的时候不爱说话,性格极其内向,见了人不管是不是认识一般都不吭声,这个老太太就一直叫我小哑巴,一直叫到我小学,而印象里,好像村里没有其他第二个叫我这个外号。后来再见到这个老太太的时候,她自己也打趣的说道:把小哑巴喊我们家里了。

近些年每次春节回家,因为苏北农村还有磕头拜年的习俗,每年父母亲都特意叮嘱,一定要到他们家里去拜个年,一来是老太太是村里那一代人唯一还活着的,二来是我离家的这些年里他们家人经常还会向父母关心起我的情况。每年我也是鼓着勇气,跟着我哥一起走进那个院子,在老太太那双血红色的目光里战战兢兢,有时还不得不接过她那双伸出的干枯的双手。其实人倒是不坏,但是绝对不能和慈祥联系到一起。

这些年,她那一代的老年人都离开了,反而是她,生活医疗条件最差反而一直顽强的活着,好像在等待着这个家里再能有一个什么奇迹出现。如今她终于从这卑微的日子里解脱,走向另一个世界了。活着的依然在痛苦着。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