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东小口森林公园的四季

2019-09-16

东小口森林公园在立军路最西头,是周边住户的重要休闲公园,一年四季都有他独特的趣味。

(冬)

第一次进公园就是一个阴郁的冬日下午,没有风但是很冷。公园里很少遇到行人。沿着公园的主干道一直往西走,走到路的尽头发现这只是森林公园的东园,西园更是荒凉,连道路都还是坑坑洼洼的土路,路两边是各种杂乱的小树,尤其是刚出东园进入西园的时候,左手边有几棵怀抱粗的大柳树,树干上有巨大的孔洞像是住着什么诡异的动物,右手边是个土坡,密密麻麻的野草、树丛,很担心里面会冲出野猪。没敢朝更深的地方探索,装起胆子站了一会就原路返回了。

冬天的东小口森林公园人迹罕至,野趣横生。尤其是早上和傍晚,让你感觉整个世界都属于自己。冬天园子里的荒草都枯萎被打碎了,所以不用担心草丛里的蛇,可以穿越公园里的任意一处,我就在公园最深处、最原始的地方发现过很多奇怪的东西,比如有两面挺大的牌坊,有一处足球场那么大的一米高的土台寸草不生,有一大堆破碎的瓷碗片,有冻得瑟瑟发抖的刺猬在干树叶里觅食,有缺轮子少座的共享单车,有腰粗的大树横七竖八倒在地上,我还在公园一处干涸的池塘里看到过一只野鸡,没来得及拍照它就钻进了芦苇丛里。

 

(春)

到了春天,东门口的小池塘里冰面已经融化,河滩上陆续有放风筝的人。当大片二月兰盛开的时候,公园里开始热闹起来。

野地里开始有挖野菜的人,森林公园里可以吃的野菜以苦菜、婆婆丁和苜蓿芽为主,其中苜蓿芽最受欢迎,热油炸几粒花椒,下锅快炒后装盘,有淡淡的草头味道,细嚼口感极佳。这几年因为北京干旱少雨,苜蓿芽的产量减少,并且因为公园面积大,如果你对这里的草木生长区域不熟悉往往会空手而归。西园有很多榆树,如果你运气好能赶上,可以撸回去做榆钱儿饭或窝头。之后还有大片的槐花,有一种是粉红色的纯观赏用,一种白色的很清香可以吃。

帐篷、吊床应该是附近居民家里必备的物品。五一前后是最理想的野餐时间,我们经常带着零食、收音机、吊床在公园里一呆一整天。

 

(夏)

夏天的东小口森林公园是小朋友的天堂。东门口的池塘边上永远沾着一圈小孩儿,沙堆上满是各种挖沙工具,恍惚是在北戴河度假的海滩。

池塘早些年无人打理,长了半池塘的芦苇和蒲草,围着池塘绕一圈能看到成群的小鱼、小虾,芦苇丛里有水鸟的叫声,成群的野鸭游来游去。后来因为发生过有人轻生投河的事情,公园管理处用铁丝栏杆围住了整个池塘,铲除了所有的芦苇和蒲草,在里面人工养了一些鱼。虽然看起来更干净整齐,可却缺少了一些野味,野鸭和翠鸟也不见了踪迹。

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就是吃完晚饭再去公园也是有不少遛弯的人。树林里很多人打着手电筒抓知了猴,这个也是有技巧,一般柳树多的地方更容易抓到。近几年我都会带着儿子去参与这项活动,让他感受这个乐趣。

 

(秋)

秋天是北京最美的季节,森林公园也是如此。公园里有条小道,每到秋季小路两旁的树叶全部变了颜色,十分漂亮,是拍照的好去处。再稍晚几天树叶都会掉到地上,密密麻麻厚厚的一层,有的人干脆躺在枯叶上恣意的享受一下。而我最喜欢的是公园西南角的一片野生菊花,金黄色一片,因为远离大路,几乎遇不到人,只有成群的蜜蜂在忙碌着。

 

东小口森林公园的西园,重新规划为东小口城市休闲公园,今年年中正式开放。我带着儿子去了一次,成块的茵茵草地,大片的月季花海,整齐的路面和游乐设施,硬件环境堪比奥森,而又没有奥森游人如织的喧闹,真是周边居民的一块福地。

今年搬家离开了这个公园,全家人都很想念。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