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解读中国经济》

2018-09-19

提到了发展中国家应该采取的经济模式。一个国家最适合采用何种经济发展模式,最根本的是由这个国家的要素禀赋所决定。比如欧美等发达国家适宜发展资本密集型的行业,而我们国家更适合发挥劳动力优势的行业,通过这种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逐步提升资本累积,这样才能更快速的实现经济发展和超越。政府强制实行赶超的经济战略是行不通的,因为会导致资源的不合理分配,使得国有企业没有自生能力,只能低效率的、持续依赖补贴生存。

分析了李约瑟难题:为什么中国过去很牛,工业革命后就不行了。因为工业革命之前的发明多是依靠生活经验的总结,我们国家人口多,试错的次数多,所以成功的概率相对较大。工业革命之后,技术发明不再只是来源于生活经验,更多的是来源于实验室、数学体系,而这恰恰是我们科举体系所鄙视的学术领域,所以我们的科技水平一落千丈。所以清末民初我们学习西方也是有个逐渐认识这个不足的过程,鸦片战争失败后先是引进技术,轮船大炮火枪,后来在甲午海战发现还是不灵,发现单是有装备还不行,得有先进的组织体系,又开始学习西方和日本的组织体系。引入体系后发现还是有差距,这才意识到是德先生和赛先生的问题。

回顾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成绩和现存问题,国企改革、农村改革、金融改革等。相比苏联等采用的休克疗法,我们的改革开放算是相当成功。价格双轨制开始不被西方主流经济学家看好,到最后纷纷称赞。邓shopping对改革开放两个成绩感觉最不可思议,一个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一个是乡镇集体企业的异军突起。而这两个成果都不是设计出来的,都是从底层自发长出来的。所以中国的改革好就好在不是自顶向下,而是自底向上,决策层所做的就是不折腾、包容。国企改革和金融改革还不彻底,还需要不断深化改革。

对新古典经济学的理论不足也做了讨论,认为相关理论不适合解读过渡期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现状。中国经济学家应该有所作为,以中国经济的独特模式为样本,完善经济学理论体系,能够指导处于转型期和发展阶段的国家经济发展。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未分类还 | Tag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