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鳝鱼

2017-05-08

我发现儿子对我讲的农村的事儿很感兴趣,最近几天会在不经意间询问一些细节。

周六我带他逛了天文馆、动物园和北京石刻博物馆,一天的行程十分劳累,中午也没让他午睡,为了提高他的精神头,我在动物园的草地上又给他讲了我小时候养鳝鱼的事儿。

我养过两条鳝鱼,一条大的是黑色的,一条小一点的是黄色的。大的那条是在别人抓鱼后舍弃的水泡子里捡到的,应该是前面逮鱼的人没有发现;小的那条是我在小河边玩发现的,直接用手捧回了家。那时胆子真大,这种像蛇一样的东西直接就敢上去抓,现在在市场里看到鳝鱼、泥鳅我都 不敢下手去捞了,越活越倒退咯。不过那时我应该也是分辨了一下,确认是鳝鱼不是水蛇,听说鳝鱼的尾巴有点儿扁,而水蛇的尾巴是圆圆的一根,当时我应该是仔细观察后才下的手。

两条鳝鱼开始应该是被放在水桶里,在压力井的边上,可是后来下了一场暴雨,水桶里的水满了,鳝鱼也随着溢出的雨水消失不见。天晴后我在菜地里到处寻找也没有找到,后来我爸说他们应该没跑远,应该还在井的旁边,因为这里水最多、最潮湿,适合他们生存,于是老爹就亲自把那个压力井给拆了,果然在那个井砖的缝隙里找到了这两条鳝鱼,那天我三舅也在我们家,他怂恿我把鳝鱼杀了吃掉,说他吃过,非常好吃,并且他知道怎么做这个菜。我有点不舍得,因为我没有吃过鳝鱼,不知道他到底什么味道,但是我知道养两条鳝鱼是很有意思的事儿,每天放学都可以去观察一下他们在水里扭曲、翻转、游动,很酷不是吗?这两条鳝鱼侥幸的活了下来。

不过这样两条东西,我妈肯定是再也不会让我养在家里了,好在我们的院子够大,围墙外面的那一部分长满了各种荒草、堆积了各种杂物的区域是属于我的。那里有两口缸,一口比较深且陡,但是缸比较薄,另一口略浅,而缸体却很厚。我怕鳝鱼再次逃出去,因此选了那个深一点的缸,好像这次选择注定了两条鳝鱼的宿命。不过其实另一口缸我也养过很多东西,养过泥鳅、河蚌、鱼虾等,也都没得善终。

鳝鱼真的是生命力很顽强的东西,我不知道他们吃什么活着,我尽可能在缸里模拟池塘的环境,比如从来不换水、缸底铺上厚厚的一层泥土、经常扔一些树叶进去腐烂掉等等……后来缸里还滋生了很多蚊子的幼虫,在水里扭动,鳝鱼可能会以他们为食吧。夏季雨水丰沛的时候,我会经常过去将缸里的水舀出来一些,省得再次发生溢出的事儿。

后来学校的功课越来越紧张,我去看望他们的越来越稀疏,有时听我爸说一下:这俩鳝鱼真劲活!

再后来有一年冬天我有很长时间没有到园子里去玩的时间,有一天我爸告诉我那个缸冻裂了,水都流光了,鳝鱼应该是冻死了。应该是很久之前就结束了,因为我看到的时候这俩鳝鱼弯曲的盘绕在缸底,像冰棍一样了,我只好拿着他们扔进了村西边的大河里。不知道鳝鱼有没有冬眠的习惯,不知道他们被冻成冰棍后还能不能复活,不过我希望应该是可以的。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未分类 | Tag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