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家乡旧事(二)

2016-10-19
前天晚上和老妈闲聊,得知老爹正在老家帮邻居料理着两件白事,两个年过八十的老太太前后脚去世了,说起两个人这一辈子所过的日子,让人唏嘘。
权杯的娘
两个儿子,权杯、玉杯。听我妈说他们早些年家境还算殷实的,他老头是做会计的,很有头脸的人,但是在我刚记事的时候就去世了。好在两个儿子都已经结婚、生子,家庭人烟还是兴旺的。权杯是老大,命运多舛。有一年农忙的时候,因为学校老师也要忙活田里的活,学校下午放假半天,我们都背着书包回家,半下午的时候突然所有的家长都从田里跑了回来,说是有个小孩去河里游泳淹死了,但是没有人确切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在确认不是自己家孩子出事后,都松了一口气,我记得我老爹和我大爷都去了出事的河边,那里聚集了全村子的男人、女人、孩子,会游泳的男人全部光着膀子在河里摸索打捞溺水的小孩,还有人用撒网一网一网的撒下去、拉上来,打捞持续了很长时间,我记得太阳都快下去、黄昏的时候,河里一个人大喊一声:“我踩着了!”然后就惊恐的蹦出了河面,有人用网朝他之前站的位置扫网捞了出来,是权杯家的小三,那是应该也就十岁左右吧,应该是一个猛子扎下去被水草缠住了,鼻子里嘴里都是黑色的渍泥,权杯抱着大喊了一声名字,没有泪的哭嚎着。这时天已经比较晚,我和其它的小伙伴一起往回走,恰好路过权杯家的门口,看到了权杯的娘,正颠着小脚、哆哆嗦嗦的走过,她应该是刚刚知道溺水的是她孙子,擦身过去的时候我还记得她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动着,念叨着不知道什么。我对那天下午的印象太深刻了。一年后,孩子的妈妈不知所踪,将一对十几岁的双胞胎儿子都扔给了玉杯。前些年,玉杯得了老年痴呆,两个儿子外出打工,吃喝拉撒无人照料,据说儿媳经常辱骂,吃不饱穿不暖的。甚至因为嫌弃他脏,在院子外面垒了一个像是猪圈的窝棚,将玉杯关在了里面,偶尔放点吃的进去,前年终于去世了。据村里人说,死的时候嘴角吐白沫,都传言是被其中一个儿媳毒死的。玉杯的娘在这些年里,送走了自己的丈夫,送走了自己的孙子,送走了自己的儿子,终于,也解脱了。
北党的娘
这也是一个孤儿寡母的人生。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远嫁他乡,三个儿子分别叫高升、北京、北党,这名字可真是吉利又忠诚,生活可就完全相反了。老头去世的早,只有老大高升通过换亲的形式找到了媳妇,很多人应该不知道换亲,就是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同样有女儿的人家,让自己的儿子娶了那家的女儿。高升的这个换亲更复杂一些,涉及到三家人的换亲,是个三角亲,体会一下吧。老大结婚后多年未能生育,老二、老三一直光棍,也算是孤儿寡母了。早些年为了传宗接代,高升两口子抱养了一个女孩,养到四五岁的时候,突然又生了个儿子,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辗转多年,花了一笔钱从“人贩子”(严格意义应该不算人贩子,是自愿从山里出来的,但是也的确给了带路人一些钱)那里买了一个四川来的媳妇,虽然说话不太容易懂,但是勤快,且很快就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只有老三,因为家底实在是干了,一直光着。其实老三是最机灵、乐观的一个,和我哥年龄差不多,喜欢吹笛子,经常在家用音响放歌。一直到前几年,有个过家女嫁给了北党,听说去年孩子也生了。至此,老太太一生也算是功德圆满可以打完收工含饴弄孙了。可是眼睛瞎了,没法独自生活,只能在三个儿子家轮转。听说兄弟三个不是太和睦,因为老太太的养老问题,屡次吵架。
这两位老太太,都是很艰辛的过了一辈子,好像一辈子都没出过那个村子,几十年就那么过去了。最后老妈说了一句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人啊,吃不完的苦,受不完的罪。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杂谈生活 | Tag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