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饥饿的夹边沟——《夹边沟记事》

2013-06-17

整本书都是饥饿。1957年开始到1960年底,夹边沟的右派幸存者已不足一半,是一处充满了苦难、饥饿和死亡的伤痛之地。

作者零星采访的纪实小说,读起来好像在读天方夜谭。可是我相信那是真的,因为其中一些类似事情我从我爷爷那里听说过。

夹边沟的右派身份大多是干部知识分子,因为一句话被打成右派。这本书读起来既不轻松也不享受,朴实无华的文字、以当事人口述的形式讲述事件,将夹边沟的生活变得极具画面感。闭上眼睛就能想象到一群衣着褴褛的人在死亡边缘苟延残喘。偷盗在夹边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谦让的美德在夹边沟几乎没有生存土壤。书里甚至多次提到吃人的故事,夹边沟的一些右派将死去的其他右派尸体挖出来,割掉屁股和大腿上的肉煮着吃掉。杨显惠或多或少触及到了知识分子的犬儒思想,这些人被划成右派的时候,他们对这种飞来横祸和政治上的冤枉逆来顺受,从本质上这是中国知识分子对权威的顺从和盲从。人性中的冷漠、自私和软弱在夹边沟就像做了一次社会学试验,充分的暴露。

饥饿或许是真的太可怕,在饥饿面前一切仁义道德都是浮云。看到书里那些千里跋涉来此探亲的母亲、妻子,她们顶风冒雪日夜兼程,怀揣着一点救命粮食,最终依然赶不上死神追逐亲人的脚步。在那片胡乱掩埋死者的坟滩上,甚至,都找不到一个确切的可以哭诉的坟头。

因为一句话或者观念差异,将人分成右派和左派,而一派人将另一派人判刑入罪,这要比文字狱更可怕。更何况,先前他们还在热情劝你大鸣大放提意见,随之而来的便是攻击那些热心为祖国建设提出宝贵意见的年轻人的大字报,被批斗成右派,受了好些皮肉之苦之后被解除公职送到夹边沟农场或是当地的其他农场。这些经历过夹边沟的人,可能终生都会担心树叶掉下来砸破了脑袋。

时代总是在进步着。现在这种书也可以出版,更多的人在网上叫骂着,不管左还是右。

Author:xialeban | Categories:读书笔记 | Tags:

发表评论